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平特论坛 > 李石勋 >

《国际市场》黄政民:和妻是挚友 和儿子是死党

归档日期:05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李石勋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去年凭借《新世界》横扫各大颁奖礼最佳男主角的实力派演员黄政民,可谓名副其实的“劳模影帝”。年初由他主演的黑帮爱情电影《当男人恋爱时》,虽剧情略显老套拖沓,但因其入情入境的演技感动观众,该片仍获收益翻番的票房佳绩。近日他携新片《国际市场》再度抢占韩影圣诞档,电影凭借良好的观众口碑,票房一路飘红。接下来他又有四部新片即将陆续问世,三部犯罪动作片《老手》(柳承菀导演)《哭声》(罗宏镇导演)和《检察官外传》(李日炯导演),外加一部人物传记片《喜马拉雅》(李石勋导演),每部都来势汹汹,不容小觑,令人不得不佩服这位劳模演员的旺盛精力。

  圣诞档韩国正在热映的《国际市场》是釜山出身的尹济均导演(代表作《海云台》)时隔五年的回归大作,被称为韩版的《阿甘正传》。电影讲述了纵有抱负理想却从没有为自己认真活过一次的德秀(黄政民饰),为了家人拼搏一生的故事,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场,中间经历了朝鲜战争,越南战争,寻找离散亲人等重大历史时期,借小人物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沉浮中奋斗存活的视角,书写了一部波澜壮阔的韩国现代史。该片演员阵容十分亮眼,由包括黄政民在内,金允珍、吴达洙、郑镇荣、张英南、罗美兰、金瑟祺和郑允浩等实力人气兼具的明星均参演。

  黄政民此次在片中饰演男主人公德秀,从血气方刚的二十岁愣头青一直演绎到乖僻顽劣的七旬老人,是个极富挑战性的角色,他在近日的韩媒采访中表示,德秀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角色,他是我们整个时代的父辈肖像。

  黄政民:是啊,拍完之后等了足足一年。拍的时候只看过我自己出场的画面,其他演员演戏的画面都是第一次看。开篇那个宏大的撤离场面是小德秀初次登场,那部分之前看过剧本所以大概知道内容是怎样的,但看到画面的那一刻,像疯了似的眼泪直往下流,试映会的时候有人发纸巾,但我把准备的那些纸巾都用完了,还找旁边的人借来着。(笑)感觉体内在燃烧似的,不知道为什么,比起我扮演的成年后的德秀,对小德秀所遭遇的苦痛和经历感触更深。

  黄政民:有一天尹济均导演打来电话,说有个剧本要我看看,我问他是关于什么的故事,他说,是关于父亲的。当时有种后脑勺被击中了的感觉,结婚后自己有了孩子,慢慢开始能理解当父亲的心理了,那一刻就想着一定要出演。德秀这个角色能令我们回想起自己的父亲,其实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相聚,哪怕只有短暂的一小下,也能为彼此的沟通理解铺平道路,这是我选择出演此片的初衷。我不想把德秀这个人物演得太过于个性突出,希望能让他成为我们每个人都能联想起自己父亲的平凡角色。

  黄政民:其实也并非是完全理解了,那么长久的生活和沟通方式也并不是说变就变,现在其实大部分时间,也是透过母亲去问询父亲的想法。我自己生了孩子之后,觉得孩子太可爱了。看了又看,看完了还想看,想着当初父亲难道不该也是这么看我的吗?为什么在我青春期痛苦的时候,没能对我多说点好听的话呢,也许会让我少一些痛苦经历。但是后来我开始理解父亲,不再是以一个儿子的立场去看待他,而是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去看待他,慢慢能体会他的想法了。

  记者:刚刚说到德秀代表着父辈的形象,想要演出一种平凡感,能具体说说是一种怎样的普适平凡感吗,扮演父亲这个角色的关键之处是什么呢?

  黄政民:其实赋予一个角色以个性是相对容易的事。比如在剧本当中,德秀这个人物其实经历非常丰富,但我不想用那么多的事件和经历去塑造一个人物肖像,而是反过来,尽量让人物保持一种无色的状态,让观众在观看他经历每件事情的时候,都能投射到自己的父亲,尽量想用这种平凡感觉去处理角色。

  记者:此次您在片中饰演的角色,年龄跨度从20代一直到70代,有没有感觉困难的部分。

  黄政民:说实话,我觉得这可能是对我而言今后很难再遇到的角色了,要么大失,要么大得。这部作品里包含了浪漫爱情,喜剧,人情通俗剧等多样元素,还要从20代一直演绎到70代,是一个非常丰富的角色,我很感激尹济均导演给了我这次机会。关于老年时期的演技,比起化妆部分带来的难题,我更在意的是角色个性的塑造,他那种年老怪癖但又内心温暖的复合情绪,要如何去展现?这是最令我费心的部分。因为70代如果演好了,再看20、30代其实就比较自然了。

  记者:这部电影德秀的经历可以说也见证了整个韩国现代史的发展历程,关于这部分的资料有做什么事前准备吗?

  黄政民:有查阅一些相关的资料。特别是关于越战部分,以前的一个老乡曾经参加过战争,他分享了包括当时受到的迫害和逃亡的经历,从他的描述里得到了很大的帮助,包括那种恐惧的心理状况。

  记者:此前您的作品一直保持着比较稳定的票房与口碑,但离超卖座大片,似乎总有一步之遥,想必对于此次《国际市场》的票房有着不小的期待,目前看来走势还不错。

  黄政民:正式上映前试映时的口碑还不错,但也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对票房造成影响,后来看到首日票房达到18万,还是非双休日的成绩,说实话还是比较惊喜的,并且观众评分在上映之后反倒还上升了,普通情况下是会有一定的跌幅的,我目前还处于大卖作的饥渴期(笑),感觉这次是尹济均导演时隔五年的回归作,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,接下来会怎么样,就得靠观众朋友们的支持了。

  黄政民: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一个年龄跨度和经历丰富的角色,总觉得在那么多资历出众的演员里我并不能算得上是第一人选吧?也许是因为当时日程合适的演员可供选择的不多吧。

  黄政民:我之前不知道这件事。所以试映会的时候都有人泣不成声了不是吗。那会儿坐我旁边的金允珍哭的时候,我当时还在想,这是怎么回事?之后才知道导演当时背负了很重的负担,但是试映会结束我也没再去多追问这件事。

  黄政民:是啊,虽然对我来说这也是不很重要的作品,但对尹导来说这部作品实在是太沉重了,在拍的时候他心头也要承受多少苦涩滋味呀,所以这也是为何我特别希望这部电影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

  黄政民:就算不只是为了商业票房表现,作为一部电影的领携主演,说没有负担感那都是假话。但我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在于如何去解决这些负担,不能把这种负担感带到实际的工作里去。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展现人物的正直感。

  黄政民:虽然没有耿直到固执的地步,但平常也是不多话的人,所以这个角色还是很有共鸣感的。

  黄政民:我是很满足的。至少在演的时候我是尽全力了,那是我能尽到的最大努力,已经没法再往上走了。我能做的已经做足了,接下来要看观众的评判了,如果观众在看到德秀这个角色的时候能想起自己的父亲,那也许是就是我演得还不错的证明吧。

  黄政民:我是见证离散家属重逢而长大的一代,那时候看到的画面和他们那种重逢时的悲喜交加之情,令我记忆犹新。所以在拍这场戏的时候,除了表现出人物本身与亲人重逢的那种感情,我也想把自己当初感受到的那种震撼,展现出来,那段是比较偏向于纪录片的味道,也是难度很大的一场戏。

  黄政民:想要展现出真的是头一次见到的感觉。在拍之前特别嘱咐现场工作人员,尽量不要和对方见面,所以就仿佛是纪录片现场直播的感觉,在监视器上看到她的样子那一刻就开始演了,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也都一起流泪了。

  记者:德秀参加过派独矿工,越南战争,后来又经历了寻找离散家属的时期,在众多事件里最令你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哪件呢?

  黄政民:我觉得是当矿工那段经历印象最深刻。去到了曾经只在博物馆看见过的真实的坑道,到那下面去以后呼吸都不顺畅了,在那里面的表现,可以说不是演戏,是人的真实反映,粉尘和泥土似乎都渗透到了皮肤里,洗都没法洗干净了。我觉得在那里我一分钟的坚持不下去,想逃又无处可逃,怎么可能有人们曾在那里坚持了三年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  黄政民:和达洙哥虽然关系很亲,但我还是想说他是我很喜欢的哥哥,在我眼里他是一个贵族的感觉。我是那种有点疯,有点轻狂的类型,但达洙兄是非常安静,倾听他人的存在,一句话说就是个老好人。

  黄政民:我自己是那种会在拍戏之前提前做很多准备的人,尹导也是如此,拍之前我们一起聊了很多关于戏方面的话题。所以实际开拍的时候进行的都比较顺利,但我也经常要求他能不能多给点指导之类的,导演总是态度特别温和,几乎没有大声过,感觉现场声音最大的就是我。(笑)

  黄政民:我觉得还是作为导演更平易近人一些,因为大部分时候都在和他聊戏的种种。

  黄政民:其实我在新人时期曾在当年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影《生死谍变》中打过酱油,那时候演的是一个特别搜查官的角色,属于几乎没有几句台词,但在片场候着要一直等待的那种角色,当时的女主角就是金允珍,如今我和她要直接演对手戏,有种“怎么会还能和这个演员一起演戏?”的惊喜感,感觉特别荣幸,而且当初导演说女主是金允珍时,我都有点没回过神来。

  黄政民:不多话的儿子,朋友般的丈夫,比朋友更好的死党型父亲。(笑)不知道是不是补偿我童年和父亲的关系,和儿子总有说不完的话,开玩笑也是家常便饭的事儿。现在他还在上小学二年级,不知道等进入青春期更大了一点后,还能不能维持这样好的关系,如果是就最好不过了。和妻子是世上最亲的朋友,无论别人如何指责我,她都会相信我,为我挺身而出。

  黄政民:母亲是庆尚道人,有着令我内心绞痛的唠叨大嗓门(笑),父亲是不多话的个性,年老后稍微转变了一些,反而令我感到不习惯,希望他一直保持原样,好好保重身体。

  黄政民:职业是演员嘛,不拍戏我到外面怎么跟人说我是演员?我觉得保持稳定的步伐,拍一定数量的作品,才能给观众以更多选择,所以包括话剧、音乐剧,我也持续在不间断的参演。

  黄政民:我觉得剧本要像短篇小说一样吸引人。读的时候会觉得读一页少一页,会感到不舍,像要赠予他人的珍贵礼物般的剧本,尽量选择如上述般有趣的作品。

  记者:和宋康昊、崔岷植、薛景求等人都对拓宽韩国电影做出了有益的贡献,但对正在努力奋斗的年轻一辈们来说,似乎有不小的压力呀。

  黄政民:我觉得首先应该是前辈们把戏路拓宽,展现更多样化的演技,期盼着自己能到了50、60岁还能演爱情戏,那样对后辈们来说,他们能演的领域也会更加宽广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anmaowang.cn/lishixun/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