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平特论坛 > 李贤 >

李贤:身为武则天之子却被母亲所杀 留下一首诗催人泪下

归档日期:04-2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李贤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女皇武则天是个阴狠毒辣、喜怒无常的角色,无论是上位过程中,还是在巩固权位期间,但凡是被她视为障碍的,必定会极力除之而后快。死在她手中的冤魂难以计数,不乏有很多至亲骨肉,其中章怀太子李贤便是其中的典型。

  李贤是高宗的第六子,武则天所生的第二子,出生后不久便被封为潞王。李贤自幼聪慧过人,读书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等到长大成人后,更因容貌俊秀、举止端庄,深得高宗的喜爱。上元二年(675年),太子李弘猝死,李贤以嫡次子的身份接任储君,并多次被高宗授予留守监国重任。李贤虽然年轻,但处理政务时明正公允,由此深为朝廷内外赞许。

  李贤虽然贤明能干,但在两件事上逐渐引起母亲的反感,并最终遭到抛弃。第一件事属于生活作风问题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李贤平日颇好声色,且有男同倾向,曾蓄养户奴赵道生为男宠,公然与之狎昵,在宫里宫外的名声很不好。为此司议郎韦承庆曾上书劝谏,但李贤根本就不接受(“太子颇好声色,与户奴赵道生等狎昵,多赐之金帛,司议郎韦承庆上书谏,不听。”见《资治通鉴》)。

  第二件事属于政治上的拉帮结派。李贤当上太子后,效仿祖父李世民、伯父李泰招揽大批文士,以注释《后汉书》的名义,将张大安、刘纳言、许叔牙等一干名士召入府中,明着是修书,其实干得却是培养班底的活儿。除了这帮文人,李贤还和担任州刺史的曹王李明、蒋王李炜等人走得很近,至于他到底想做什么,估计心细如发的武后必定很清楚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李贤的一举一动引起武后的嫉妒、警惕,逐渐被志在大位的后者视为“眼中钉”,在双方矛盾无法调和的情况下,最终决定将其废黜。而李贤被废的“导火索”,无疑是相士明崇俨遇刺事件。

  明崇俨不仅精通相术,医术也极为高明,因替高宗治愈头疼风而深受帝后信任。但不知何故,明崇俨却对太子的观感不佳,经常在帝后面前挑拨是非,声称“太子不堪承继”,由此引起李贤的记恨。所以等到明崇俨被杀后,种种猜测便集中于李贤身上,而武后更是如此。

  随着武后对儿子的猜忌日深,宫中便有流言传出,说李贤并非武后亲生子,而是武后的姐姐韩国夫人与高宗的私生子。李贤对流言感到恐惧,便悄悄派人收集数百副铠甲,藏在东宫的马坊中,至于其真实动机无人知晓。然而尽管李贤行事隐秘,但最终还是被武后探知。于是在调露二年(680年),武后胁迫高宗以“谋逆”的罪名废黜李贤为庶人,三年后又远流至巴州。

  时正议大夫明崇俨以符劾之术为则天所任使,密称“英王状类太宗”。又宫人潜议云“贤是后姊韩国夫人所生”,贤亦自疑惧...调露二年,崇俨为盗所杀,则天疑贤所为。俄使人发其阴谋事...于东宫马坊搜得皂甲数百领,乃废贤为庶人,幽于别所。永淳二年,迁于巴州。引文同上。

  其实早在被废黜之前,李贤便已经有所预感,以他对母亲性格的了解,很清楚自已一旦被废,性命恐怕难保。然而出于母子天性,李贤心中毕竟还留有一线希望,于是赋诗《黄瓜台辞》一首,希望能让母亲感悟,放自己一条生路(“初,武后杀太子弘,立贤为太子。后贤疑隙渐开,不能保全。无由敢言,乃作是辞。命乐工歌之,冀后闻而感悟。”见《全唐诗·黄瓜台辞》题注)。

  全诗只有三句(“种瓜黄台下,瓜熟子离离。一摘使瓜好,再摘使瓜稀。三摘犹自可,摘绝抱蔓归”),以种瓜摘瓜作比喻,讽谏母亲切勿为了权力争夺而伤害亲子。全诗哀惋凄楚,跟当年曹植所做《七步诗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然而从效果上来看,却根本没有打动武则天的内心。

  文明元年(684年),就在李贤废居巴州的第二年,左金吾卫将军丘神勣奉命到该地“检查”李贤的住宅,以防止他再做谋反的准备。结果丘神勣到达巴州后,便将李贤囚禁别室,随后逼令他自杀,时人普遍认为丘神勣之所以敢如此,完全是秉持武则天的意思(“文明元年,则天临朝,令左金吾将军丘神勣往巴州检校贤宅,以备外虞。神勣遂闭于别室,逼令自杀。”引文同上)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anmaowang.cn/lixian/58.html